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5172  
评论: 
 
2023年9月6日 晴朗 星期 三
从校到家要走多久    作者/广场有鸟
    午夜的酒让我一觉睡到5点半才醒。想起可可昨晚叮嘱我要我5点半喊她起床洗头发,立即去敲她卧室的门,告诉她时间。可可立即起床。我继续回床上睡觉。不久,妻子骑摩托送可可去学校。
    7:36,发信息:“周局长您好,因为事情昨晚已经解决,今天不来占用您的时间了。谢谢您!”7:40,收到回信:“改日我到你们学校来。”
    步行去小芬餐馆。点一碗稀饭、一个煎蛋和一个面窝,5元。安静吃完。搭1路公汽到北门老转盘附近的农商银行。“公交卡落了两年了,能不能补?”我问。“可以,但要先挂失。你先填这张表。把这一段手抄一遍,在这里签名,在这里写身份证号。这一面呢,上面几个空填写好。”工作人员说,给我一张表,叫我怎么填写。我填写好后,他要我在三个地方按手印。
    到柜台前排队。交身份证查询到有两张农商行的银行卡,其中一张是公交卡。公交卡里还有100元余额,也就是说我遗失两年之久的卡没有被人拾到,或者被人拾到了但没有被消费,这真是极其幸运!柜员把卡号抄在纸上,连同身份证一并递给我。去自助服务终端排队。工作人员指导我一顿操作,换了新卡。再去柜台开通免密服务功能。
    步行不久,上1路公汽。车上有谭永西,提及我的调动,他说,如今什么都可以接受,反正只有几年要退休了,健康、平安、快乐最重要。在学校门口下来,他约我进城北餐馆喝碗粥。我说谢谢,已经吃过啦。他说他也吃过了,仍然是进了餐馆。
    葛贵文主任与我说今日大课间班主任会的安排,并把他要在会上讲的要点给我看。9点多,周局长、夏局长、李桂嵩股长三人来学校。周局长到政教处来喊我,说,上次(9月1日)来是来看你,这次来是来找你谈谈。魏校陪着,五个人在会议室坐下。周局长说对我的印象,申明这次调动我是他本人的提议,说明这样做的意图,希望我不要在意他人的说法,能努力工作。十多分钟谈话结束。送领导们到楼下操场。李股长抱抱我的肩膀。与夏局长、周局长分别握手。
    立即去录播室参加班主任会。潘洁主任布置班工作手册的填写、清洁区打扫、黑板报主题等。葛贵文主任谈仪容仪表、安全、就餐就寝出操要求等。我说说班主任工作的辛苦、委屈,建议班主任要尽可能全面准确地了解学生、及时稳妥地处理学生问题,宽心耐烦、及时报送有关表册、材料等。我结束讲话,离上课还有5分钟。总务处主任李花赶来布置总务工作。
    第3、4节课分别在七(1)、七(8)班上课。电扇开了,空调没开,很热,脸上淌汗。食堂吃过午饭后,魏校请我到他办公室,向我了解昨晚的情况,谈他的想法,商量有关工作。
    午休前,看《蒋廷黻回忆录》第十二章《清华时期(一九二九——一九三四)》。1929年夏,蒋廷黻被清华大学校长罗家伦邀请担任历史系主任,在清华大学任教五年。蒋廷黻获悉郭嵩焘(中国第一任驻英公使)有很多未公开的日记,便写信给家兄,希望弄到他的日记。“有一天,家兄写信告诉我他遇到一个湘潭杂货商,他是郭的孙子。我立即写信要他去查问,看看他家是否还存有他祖父的日记。我哥哥回信说日记就在那个杂货商的手里,而且他愿以一千元代价出售。这简直是天大好消息。我立即打电报给家兄,要他尽快把它买下。不幸,好多郭家的人都要分沾利益,有些反对出卖这份遗产,结果,买卖不成,日记仍存郭家,后来结果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蒋廷黻回忆了他挑选、培养历史系学生的情况。有一个叫宋迪夏(SungTi-Hsia)的学生在政治系毕业后,又申请入历史系。蒋廷黻对他有过了解,反对他再入历史系。宋单刀直入地说:“我知道我已浪费很多时间,但我是确实可以读得很好的。我一定要好好读,请让我试试。”蒋廷黻勉强答应了他,但为使他及早回头,指定他个难题,要他研究领事裁判权以前中国境内涉外的民刑案件。当他研究完成时,无疑的,成了中国治外法权方面的权威。但就他所搜集的资料而论,蒋廷黻发现他的论文中还遗漏了一件重要的案子,便要他设法把它补进去,并告诉宋此种增补工作是很有价值的,如果能做得好,他可以同时用英文和中文将宋的论文发表。”宋非常高兴。但,不久战争开始,宋就开始他的流亡生活了。“若干年后,他到我行政院政务处长办公室来看我,见面后,我立刻问他是否完成我所建议的增补工作。他即时承认在他流亡的途中已经把原稿遗失了。我斥退他,要他以后永远不要再来见我。不久以后,我辗转听说他开始酗酒,终致客死在四川的一个小镇上。”
    15点多开始备课。按班主任要求,手机上给可可交伙食费1920元、课后服务费300元、教辅资料费227.15元,保险费150元。
    17:10,去食堂吃晚饭。17:28出校门,沿银城西路往东走,边走边等公汽。县作协副主席黎育林骑着自行车从后面来,喊我,问我在哪来。我说,已经调到了城北初中了。他一惊,然后笑着说,也好,正好可以​多走路锻炼身体。​黎主席的家在城西客运站,比城北初中更西,工作在县二中,与我家隔了几分钟路,如此算来,他上下班的路程可能比我更长。
    到北门老转盘,往南走。17:48到了九眼桥(如今桥名通城大桥),桥边垂柳绿中泛黄,轻轻飘动,西天云层浓厚,灰白、淡红交织,映在河水里,气象万千。1路公汽来了,不打算坐,继续走民主路。18:04,到了朗桥,河水悠悠北去,两只白鹭翩翩飞翔。18:11到了家里。算算,从学校步行到家花了43分钟。 
   给麦子电话,问他到了哪里。麦子说已经到了贵州铜仁市区,上午10点动的身,中午在服务区吃饭休息了一个小时,现正准备吃碗面,然后随便走走,晚上住酒店,明天继续在贵州境内跑,估计后天到昆明。提醒他注意安全。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3年11月2日:有朋自年轮来    
   2023年10月16日:走过它就可以了    
   2023年10月10日:一路稳,三餐欢    
   2023年10月7日:残雪无感,苍烟不空    
   2023年9月28日:可爱又直爽,塘鱼鲜月亮    
   2023年9月19日:1路,寄居兮    
   2023年9月12日:天真有两个方面    
   2023年9月6日:从校到家要走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