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2021年11月14日 晴朗 星期 日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可是它却是真实的。
就是关于我的大脑的事。
2007年我因发烧昏迷被同事朋友送进医院急诊的时候诊断结论是化脓性脑膜炎必须立即手术救治。
时值1月下旬春节即将到来之际,正是流感高发季;医院里也是人满为患;根本轮不到为我做手术;但在大家的要求下;医院就紧急为我安排了医生做手术。
开颅手术,就是把脑袋打开了;取下了右前侧的那块巴掌大的颅骨;然后手术清理颅腔内脑膜上的脓液。
手术很成功,原本应该手术结束后就把那块颅骨重新装回去的;但是因为那块颅骨被脑膜上的脓液污染导致不能用了;医院当时造不出好的人造颅骨代替安装就只好在没安装颅骨的前提下把那块揭开的头皮缝合了起来。
结果就是我的右前侧顶上的大脑没有了露骨的保护,在那一片头皮之下就直接是脑浆了;我晃动头部的时候里面的脑浆也会流动起来;可以看到那片头皮也在蠕动着。
没有办法,我们就只能那样出院了。
第二年夏天我们跟医院约好以后又专门去北京做颅骨修复手术,安装了据说是国外进口产品的钛合金人造颅骨;好像是个网状的东西;在我的缺失露骨的地方装上去了;从那以后我的脑浆大概可以说是又有保护了。
几年以后,我通过央视节目和网络知道了北京武警总医院有一种叫作“神经干细胞移植”的最新高科技可以治疗脑病留下的半身不遂后遗症;我便打电话和邮件咨询我的病是否可治;他们回答说需要看一下脑部的片子才能回答;于是我们就想法子去县医院做了脑部核磁共振拍了片子。
当时我们县医院的医生并没有给我解释片子的结论是什么。
然后我们就拿着片子去了北京武警总医院求医,那里有一位王姓主任女医师看了片子后解释说我的情况很严重的;里面有一半的大脑萎缩消失掉了;原本的那半个大脑的位置只剩下了一些积液。
我心里觉得很搞笑:太夸张了吧?一半大脑都没了我还能活着?照她那么说的话我的一般大脑不就是水了吗?这简直就是说我脑袋里进了好多水啊!
不过,不管她说什么;不论我信与不信;我还是按照他们的程序做了那个治疗。
那一次治疗的结果不太好说,对我的肢体运动能力的恢复没有任何效果;确实出乎我们意料地治好了我晕车的毛病。
据说,成人的脑细胞是不可再生的,若果真如此;那么我的消失掉的那一半大脑应该是不可能再长回来的。
也许,我这一辈子就只能靠着剩下的一半大脑活着了。
我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一个人只剩下一半大脑的话应该会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我的许多软弱的状态究竟是因为我的病有那么严重?还是因为我从小被妈妈宠坏了而太过娇气导致的?
我们这里的冬天下雪比较多,每当地面有积雪的时候我就无法在积雪里行走了;积雪只要超过三四公分的时候我就走不动了;因为左脚不能踩踏在积雪上站稳脚而无法行走。
现在我的身体比较虚弱,记忆力比以前很差;注意力也很难集中;想要学习一点新东西的话也是无比吃力。
每当面对这样的境况我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我只好安慰自己说:“你就且知足吧,毕竟你是个只剩半个大脑的人;能像现在这样清醒理智地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
可麻烦的是,我是清醒着的啊,清醒的人就容易想事情;我经常就在想这样的半个大脑能让我活多久?会不会还不到生命结束的时候就早早地让我丧失智力成为一个失智的彻底的废人?
我不太担心早早地生命走到尽头,但却很担心在死亡之前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太多的磨难和痛苦;如果成为了彻底失智的废人而还不死去的话那给身边人造成的苦难就太大了。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